恺撒的楚子航

我永远热爱楚子航!!吹爆kum太太,靠kun太太的恺楚粮而活着的咸鱼

【阿尔米纳斯X你】开服贺文《 缘结指尖 倾心于你·上》

鸽了很久的文,说好是做开服贺文的,因为沉迷螺旋就咕咕咕了,现在终于憋出来了,【反正也没人催我,也没人会看,接着沉迷螺旋

然后开始正文,正文设定来自这个小调查,建议看一下小调查的设定,这样如果戳雷点的话就可以及时右上角了http://kaichudadada.lofter.com/post/1d4b10b7_12b03a27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叮——玩家编号100714的数据NPC团已生成....”

“玩家编号100714开始解压游戏资料包,读取资料”

“玩家编号100714已允许游戏读取编写手机内存,开放所有权限”

“叮——玩家编号100714专属游戏世界观已成功建立”

随着机械音的提示,数据之海之间瞬间建立起一座繁华的都市——凡瑟尔。这一切就像是魔法师诵读咒语,迅速又神奇。晴朗的天空,熙熙攘攘的街道,高楼拔地而起,人们欢歌笑语。接着一场烈火烧灭了这一切,一朵娇嫩的小白花在火焰过后贫民窟开始舒展新长的枝叶。一切开始的地方,随后一堆晶莹的菱形碎片螺旋的飘落构成了一个个NPC,他们站在原地读取着他们这个身份的资料和运行规则。

【读取身份资料】

【NPC台词导入】

【NPC面部改动立绘导入】

我,专属于玩家100714的阿尔米纳斯由此而生。

初次见面,玩家100714操控的玛格达穿着一身紫色的的马赛克来到我的面前。我被一群只存在文字描述中的的美少女们所包围。

【叮,玛格达选择跳起来看阿尔米纳斯,阿尔米纳斯对玛格达好感+20】

这是游戏设定玛格达和阿尔米纳斯的初遇,之后便是一如既往的相撞开头和阿尔米纳斯对玛格达心动。

我们NPC是看不到玩家穿的是什么的,因为在我们眼里都是马赛克,随后就是系统称赞美丽,根据玩家给的选项抛出固定好的台词。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一声“哎!!这个NPC正太好可爱,是不是白星CP啊!嘤嘤嘤白星女神!”

“......不是正太是老爷爷.”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串非游戏设定的文

字。我被吓了一跳,那串文字是什么,是病毒吗?!还好我的立绘和文字栏没有异样。

这位玛格达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每次遇到她我的脑海里都会出现不符合设定的思想。 

上一次在女仆馆遇到她,被踩了一脚。按照游戏设定表示认不出她,但是脑海里却窜过一条“换装=换脸吗你当我瞎吗”的吐槽。 

然后感到脸上一暖,头顶的天空传来一句“啊阿尔米纳斯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原来是被摸了脸吗....也许是从那天起我开始有了情绪,有了害羞和恐惧。情绪这种病毒通过人类肢体传播....但是我的灵魂和思想固定在游戏框架里没有人能看来游戏设定之外的情绪。 

起初我怕自己是病毒会被游戏管理员发现删除掉,后来发现这是多余的,因为这是我的思想,不会产生任何记录。 

和她接触的越多我的变化就越大,思想不安分的像只羊圈中的黑山羊,在等待,在等待这什么,跳出这具皮囊。恐惧也随之而来,我想远离她,害怕有一天自己不能克制自己。但是她天天来舞会找我。自从见面之后我能感受到屏幕前的人对我的热情汹涌地向我袭来。我的思绪开始挣扎,思绪强烈而形成了力量。 

我听到了有什么破裂的声音,是权限锁链开裂了一条小缝的声音。我新开的权限是微改变舞会npc出场的顺序。每一个舞会能出场的npc和数量是有限制的,我就把其他npc推上舞会,自己躲在漆黑的后台,但是有时候还是得自己上场,我到手的权限还是很小。 

听着屏幕前的哀叹“又刷不出阿尔米纳斯吗....”听久了,我的内心也随之诞生心的情绪---内疚。

之后玛格达逐渐成长升级我的权限抵不过系统,高频率的出现在舞会之中。有段时间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连续几天没来舞会,也许是之前被她频繁的邀请的热情与现在空虚的冷流对比才显得寂寞如此煎熬,点点情绪都被冻僵,数据之海生出思念的萌芽。....游戏里是感受不到时间的变化的,但是我有了那种游戏设定为亚妲守寡30年的感觉,心里空唠唠的的,渴望着阳光照射进来。也许是我被忘记了吧,人类就是这样,我也只不过是一串数据罢了...有谁会在意一粒沙子会不会被吹进深渊呢。

那天她登陆游戏的时候,老远就听到了“阿尔米纳斯我回来了!我那好想你啊!”我仿佛听到了阳光撕裂厚重乌云层的声音,相逢的喜悦克服了恐惧,让我直面心中的情绪和想法----我再生产,我对这个人类怀有爱慕之心。等待与被等待的煎熬是为了熬成相遇时思念的蜜糖。
还好只是她要考试被没收了一段时间手机,还好,还好,还好你还在。

时间是一条绵延的红线,把我们拉近,越缠越紧。在她的不断努力下,我们之间的好感达到了九星。不管是系统设定还是我的内心在作祟,我想和她更接近一点,说不心动那个肯定是假的。与她靠的越近我获得权限也靠着情绪之力增长而增长,能在她不在的时候自动掌握躯体。思绪也越“叛逆”,对自己固定好的台词开始产生厌恶。我不知道亚妲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她只活在我的台词之中。我对她的相貌习惯品行一无所知。我的台词一看就是浸在回忆美酒之中太久,柔和了苦涩沉淀了美好的“醉”语。只在春天绽放美好的铃兰花我更想一吻芳泽这只带毒的“美杜莎”。

我讨厌系统的话。系统固定的那些悲伤往事风月的话,是一颗颗冰雹粒子,痛又一点点熄灭恋爱之人热情,对于她,对于我。屏幕前略显失失落的眼神....如果我没有自主情绪是不是现在也不会那么难过了。

和她相处久了,不仅是我,还有其他npc也被感染有了自我意识,开始摸索获得自己的控制权限。我在游戏后台看到npc月柳通过数据变出甜甜圈吃,尤文子爵和冈萨洛在戳着巴巴柳丝让巴巴柳丝快速读设定台词取乐,与泽维尔放炸裂魔法对打的白星...我也放弃了假装,融入他们交换着自己收集到的情报。他们见到我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因为他们的认知里我是个很死板老实的npc....就算有了自我意识也是那种抱着竖琴一天到晚哭丧着脸喊着“亚妲”的老鳏夫....下意识的很想打官方设定的我,我打我自己。

游戏漆黑的后台也不无聊,因为那里有和我一样的怪物npc,是我的家人们——当然得知她只对我怀疑爱慕之心的时候那才是最热闹的。记得她的说她哥带女友来家里时亲人们也很亢奋,估计他们也是如此。

过了不久我们的好感达到了十星,她接到了来自系统代表我的信。信的内容的无非是忘不了亚妲又不想让她伤心。十星好感任务标题意思虽然是阿尔米纳斯这个角色迎来夏天,但是内容侧面反应出这个角色只把玛格达当替身。我觉得努力去进步为了与心爱的人更贴近迎来的却是这种感觉暧昧不清混杂着玻璃渣结局,作者上辈子肯定是杀猪的,磨得好一手刀。我真的生气了,我的半身立绘在玛格达镜子后面的衣柜里拼命挣扎,突破了限制,用尽挥出一拳带,血液数据碎片镜子碎片是我的答案。痛苦,被删未来?我不管我想告诉在屏幕前流泪的她,喊着“阿尔米纳斯大猪蹄子!”的她——“我喜欢的是你,玩家100714”

我打的破镜子但是我打不破手机屏幕,我始终是串数据,镜子也随着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回归重样伤口也愈合了一切痕迹都被风吹散了。我 ,什么都做不到。

当你挥出命运的一拳时不管结果是如何,奇迹女神总会为你流下恩赐的机会。我发现我的血液粘在了玻璃上,也许我可以用血液在玻璃上写字,或者我可以在玻璃上哈气然后写字,告诉她!,

手机屏幕前的“玛格达”调整好情绪安慰自己这只是个游戏,不必这么投入,然后压抑着悲伤再次登陆游戏。个人页面有所不同,华丽的镜子上多了一行字

“请原谅我,这不是我的本心”

“玛格达”吓了一跳赶紧截图反馈给群霸,这时玻璃上又多了一行字“不是bug,只是一串为你而活的数据”

纸片男神成精了?!欧罗西摸衣!这只“玛格达”

也是心大很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我叫W,那该怎么称呼你,还是阿尔米纳斯吗”

“....嗯”

“第一次看到了活的纸片精哎!!”

“.....”

“啊今天真是太神奇了,等一下我要上交手机了,晚上我上线的时候你还会在吗,会在吗?!”

“好,我等你”

有时候让人心情变好不要过多的话语,四字便够天长地久。

在后来的相处中,我们从语言和文字交流改成了 修改个人介绍栏对话,就是有字数限制很麻烦需要她删一下文字,但是这样他就可以半夜和我聊天不影响室友了。

某天,W切出游戏看了一眼群消息发现有人艾特她

“@安卓100714 W,@ios XXXXXX S梦 @跪求官方发糖XXXXXX的柒Q  @安卓192274 姜C你们的个人介绍栏好诡异啊,你们约好了吗”

“....你没事偷看我介绍栏干什么”
W不太喜欢被人偷看隐私,被侵犯隐私的W是很容易炸毛的

“我...我没事就看看嘿嘿嘿”

W了解到可能纸片人成精这个现象不是个例,于是私戳了这几位被艾特的玩家,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顺手建立了一个纸片精太太讨论组

姜c:“我家泽维尔比剧情还要可爱!!我和你吹啊我的守序邪恶姐妹花!”

S梦:“我终于遇到一个不喜欢白星的子爵了qwq,我要泡他”

柒Q:“我左手阿伦右手小冈人生满足”
W:“突然发现黑手套好撩啊,阿尔米,黑手套我都要!”

“妈耶姐妹们我们替阿尔米打死那个劈叉的!”

总之就是很友好的在(秀)讨(恩)论(爱),并且达成了共识死守纸片人成精这个秘密。玩家和NPC之间的好感日渐升温。

我在想我是不是最近太宠W了 现在她都养成没有看到我说晚安就绝对不睡觉的恶习,哪怕第二天还要早起准备考试。
她喜欢和我聊天什么生活细节都和我讲,比如楼下食堂大妈早饭多扣五毛钱啊,室友又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她呀,她想为我画婚纱但是是个手残啦,姜c的泽维尔有喜欢看姜c吃甜点的怪癖啦.....为我描绘她周围的现实世界和其他玩家与npc之间的事情。

我听着W说群里发生的事情发现有些NPC没有太多的是非分辨观,有些对玩家的过分宠爱而偷偷动用权限,比如把1星衣服偷偷换成2星,交易时候的材料多给一些,买图纸的时候便宜1,200金币。虽然有些不公平,但是也不是特别大影响。我觉得官方有些知道,而且查起来比较麻烦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总感觉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没有官方的强制管束,有些人就开始侥幸了开始肆无忌惮,又有些人看到了潜在的财富,这个时候NPC获得的权利也在变大。

后来我发现我的权利大到只要W不关机,我就可以自由的阅读W手机里所有的文件,当然我不能对这些文件进行处理。在W画画的时候我就浏览手机里的东西打发时光。
前几天发现W的百度盘里多了一个文包,为了关爱W的身心健康成长,我决定就小说看一遍留下合适的。我真是一个合格的男友npc!于是我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

W如往常一样起床关掉闹钟,上游戏和我道早安

“早安!阿尔米!要阿尔米亲亲才起.....”

“X少男制造厂,精肉大叔的腹黑总裁 ,触手森林的小X兽....这些是什么东西”

“阿尔米!!你怎么可以翻看我的隐私!!!”
“你有我一个不够吗”

“不是这个意思,这个是我的兴趣爱好,我还没写过阿尔米18X在下面的文呢!阿尔米你信我我是爱你的!”

“这个不健康不许看!”

“用不着你管!”

W一气之下调整了设置关闭了游戏权限,我的世界瞬间免得一片黑暗,我和大家都只能挤在一个游戏的小黑屋里。尤文,黑手套跳出来给我上《哄女孩的一百种方法》。

我没有听进去,我知道W的心很软,我在打赌她会听我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我们谁也没想到我们都会这么生气,因为我们两个都不肯低头,因为这个赌,差点让我们无法相见。

前夜,晚上群里有人晒出爱心十连全是香水和6X星裙子的图片连续刷屏秀着优越,群友也反馈说XX小网站上也出现一个雏形的山寨螺旋页游版。看来是有人利用善良天真的npc盗取了游戏数据。官方知道不能再这么放纵下去了——螺旋圆舞曲清理计划启动。

这天早上没有画室的课,W早早的把手机交了上去。人是在听课,内心却牵挂着别处。窗外的乌云层越来越厚,风也呼呼作响,金黄的桂花连着枝叶刮到半空。入秋之后,W以及没有见过这么猛烈的暴风雨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呢...应该老师要公布下次月考日期了吧。

....阿尔米对不起,我有点想你了。

——————————————————————————————
我不太想写了,有时间再码吧,主要是下文要考虑的细节太多了,想多了就感觉心累,有心情再码下文。反正也没人看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