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撒的楚子航

我永远热爱楚子航!!吹爆kum太太,靠kun太太的恺楚粮而活着的咸鱼

阿尔米X玛格达 凡瑟尔日活动之发结情缘

大概是凡瑟尔日活动的文吧

其实是比较喜欢官方的梗就酱

终于在国庆假期结束之前码完了qwq

另一个调查大家意见的慢慢来,最迟是拖到安卓开服,我保证!


“玛格达,明天是凡瑟尔日。这天每一个女孩子都会准备一条发带给喜欢的男士戴上,那位男士不能拒绝的女孩的好意。”

在凡瑟尔日前一日母亲把玛格达叫到跟前谈话。她打开了一个精致华贵的金蛋。将一捆发带平铺在玛格达面前。

“母亲,这是?您不是说在家族还没复兴之前我不能爱上凡瑟尔的男士吗?”

各式各样的发带让玛格达挑花眼了,暗红色,祖母绿,钴蓝,玫瑰紫,天鹅绒,丝绸 有珠宝没珠宝比商店里的的款式都来得精致多样。可见这次赞助人很看重凡瑟尔日。

玛格达挑来选去,对其中一条发带一见钟情——一条祖母绿丝绸有着暗金色百合花文案,还坠着一块红宝石的发带。

“这条发带配上金发应该会很好看吧。”

母亲取出一把象牙梳子柔和的梳着玛格达的白金色头发,仿佛一切回到从前时光

“凡瑟尔日这个活动全凡瑟尔的女性都会参加,你既然要成为凡瑟尔的社交明星就不能错过这个活动。唉,你当然最好不要爱上谁,这个凡瑟尔的男人都没你想那么简单。”

妈妈放下了梳子,拿起猫型银发卡给玛格达别上。

“你可以选个对你动心可能性不大也不会怎么在意表白这件事的男人。这样既能不落后大众也能做个烟雾弹,凡瑟尔新的社交名媛怎么能没有一点花边新闻呢..”母亲顿了顿,“.我觉得阿尔米纳斯先生就是很好的人选,选他理所当然而且也不会真的成功。我也知道你对他有点感情,但是不能真的动心,因为爱上他是没有结果的。”

阿尔米纳斯...说到这个名字,玛格达内心不知为何总会翻涌起一些难以言状的情绪,酸涩甜蜜又带着一点凉。去还是不去,玛格达的内心在打着架。凡瑟尔日遇到阿尔米纳斯先生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吧。最后少女的天平还是倾向不去。

哎,还是找冈萨洛这个好闺蜜陪我演场戏吧。玛格达一边收拾首饰盒一边盘算着明天行程。裙子设计图要到了,不如去趟贫民窟吧。最后做好裙子和冈萨洛分享一下也不错!



凡瑟尔日,一个除了阿尔米纳斯之外基本全民狂欢的日子。空气中都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阿尔米纳斯对女孩们的热情不抗拒也不欢迎,但是不代表他对自己满头蝴蝶结没有恐惧感。

所以今年还是打算像往常一样请假在家里呆一整天。

事实不如人愿 之前买得的修弓材料和附魔宝石正好到货了 因为物品太过贵重需要阿尔米纳斯亲自到邮局签收。凡瑟尔最好的修理师也插着旗子表示他修完最后一单就要回老家看儿子结婚不回来了。让阿尔米纳斯早点过来修,他等不及了。

可能这就是墨菲定律吧阿尔米纳斯是这么想的。

望着门口比平常多了5倍 的人流量。一个个都心照不宣的盯着自家门口,阿尔米纳斯感受到了恐慌!每次凡赛尔日的出门都是令人困扰的问题。阿尔米纳斯找来三个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的金发仆人给他们穿上自己平常穿的衣服喝下暂时变成精灵的药水。然后先派两个仆人从正后门走分散部分女孩注意,隔一段时间再派另一个仆人从前门走,吸引那部分之前没上当的女孩,而自己装成采购食材的仆人和其他仆人们从后门走。


一切都是作者的安排,阿尔米纳斯匆匆赶到邮局门口便和刚下马车的玛格达在邮局门口台阶上撞了个满怀。

碰撞之中玛格达把阿尔米纳斯的帽兜掀了开来撞掉了阿尔米纳斯固定长发的发卡。

“啊,对不起,阿...阿尔米!...米娅奈莉尔小姐”从未想过今日能遇到阿尔米纳斯的玛格达吓了一跳,被圈在阿尔米纳斯怀里,一瞬间理性蒸发。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玛格达迅速脱下外套盖在阿尔米纳斯头上补救,祈祷着没有人看清阿尔米纳斯的脸。

虽然玛格达反应及时,但是邮局里的人正朝他们看过来。不能拖阿尔米纳斯先生的后腿!玛格达脸上的表情从吃惊瞬间切换为友好的微笑,仿佛她正在和面前的闺蜜在聊天。“阿尔米娅奈莉尔小姐,上次你借给我的外套我一直忘记换给你。今天正巧遇到您了,现在该物归原主啦”

阿尔米纳斯对自己从阿尔米先生变成米娅奈莉尔小姐这件事有点膈应,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貌似没有更好的选择。默许了这次玛格达的冒犯。

“阿尔米先生,阿尔米先生!阿尔米纳斯先生您的头发散掉了”玛格达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提醒。

阿尔米纳斯环顾四周发现发卡已经在路过的马车下四分五裂。

玛格达打开自己的小提包“我这里有根发带,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先拿去应急。”

在拿发带的时候玛格达感受到大家好像在盯着他们两人看。

今天的大家都对发带很敏感吗......

只能这样了,玛格达拆了自己的头夹递给阿尔米纳斯“阿尔米娅奈莉尔小姐上次您不是说喜欢这个头夹嘛,如果你不嫌弃...”

啊是头夹不是表白发带啊。周围的人感觉没有戏看 陆陆续续低下头各司其职。

之后玛格达忙着去蕾贝卡那里制作衣服,取了自己订的设计图还有宝石包裹便走了没来及和阿尔米纳斯告别。

阿尔米纳斯摸索着那枚发夹盯着玛格达远去的背影,在思考该回什么礼物,要不然还是送衣服吧。阿尔米纳斯低头看着摸索着的发卡..小猫,原来她也喜欢猫吗。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玛格达收到了来自阿尔米纳斯的委托,奖励是2星猫耳和尾巴....】

【阿尔米纳斯专属贵宾接待室内】

阿尔米纳斯在邮局的专属接待人兼好友坐在红皮沙发上笑得乐不可支。

“原来阿尔米娅奈莉尔小姐就是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刚听说今天进来一位超大骨架中性风的冰山美女,没想到是你阿尔米!你这么稳重的人也有今天!阿尔米娅奈莉尔小姐哈哈哈这个新闻能火遍全凡瑟尔吧”

接待人笑到打嗝,还好坐在他面前的是口风严谨的好友阿尔米,否则明天头条新闻到底是什么都没人能确定了。不过接待人表示自己貌似收到了来自阿尔米的眼刀....来自第一美男的眼刀啊,扎心了老铁。


拿好包裹之后阿尔米纳斯立马赶往修理铺。修理师傅今天心情好状态也在线,修理起来进度比较快,全程也没发现意外。可能是在修理铺待的时间太久,过路的女孩们好像看出来了点什么准备进门确认。阿尔米纳斯从后面走出,和修理师只能商量改日再拿。

阿尔米纳斯带上斗篷夺门而出,一路左拐右拐绕了半个凡瑟尔城,希望能甩开那群女孩。

“我们快追,那个是阿尔米纳斯大人!别让他跑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恋爱中的女孩战斗力高的可怕。想着阿尔米纳斯就一个侧身拐进一条小巷,与一团温暖撞了个满怀。

“啊,对...”

“对不起玛格达小姐你没事吧”

“是您啊,阿尔米纳斯先生。”

“这次轮到我向你道歉了”阿尔米纳斯伸手将玛格达牵了起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面具。有点不幸的帽兜的伸缩带勾上了面具拉扯坏了。

短短一天和阿尔米纳斯相遇两次想想就有点可疑。望着阿尔米纳斯有点阴沉的脸玛格达开始害怕被阿尔米纳斯误会,被讨厌。

“阿尔米纳斯先生,我,我没有跟踪你...真的”心里一算,委屈的泪花涌上眼眶

阿尔米纳斯伸手抹去了玛格达眼角的泪花,温柔的笑容让人差点忘记了他还在被“追杀”

“没事的,我相信的你,玛格达小姐哭起来的话妆会花的。”

“唔...呜阿尔米纳斯先生....”

“这个面具是?”

“我去贫民窟找蕾贝卡制作衣服...”玛格达不可能会说出自己去贫民窟找玉簪太夫买情报顺便找海伦娜喝酒这种会被妈妈责备的事情。

“蕾贝卡店里的香水挺好闻的”阿尔米纳斯问着玛格达身上淡淡酒味陪她一起撒着谎。

被抓包的玛格达吐了一下舌头,在心里吐槽了一下精灵的鼻子可以真是不一般的灵敏

“阿尔米纳斯先生您的帽兜没事吧”丝带是没法用了,带着帽兜跑起来的话肯定会被风吹开的玛格达心想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暂时固定一下帽兜。

“啊!我这里有根发带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阿尔米纳斯蹲下来示意玛格达帮自己绑上去,放大版的阿尔米的脸杀伤力X3倍,玛格达遭到美色暴击。玛格达双手颤抖绑不上发带,果然在凡瑟尔日给男士帮发带玛格达还是不敢呢,而且发带也不够长

“我敢保证阿尔米纳斯先生肯定在这一块,我们分头找!”阿尔米纳斯追踪小队折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阿尔米纳斯对不起了!”玛格达伸手把袋子里准备染衣服的染料让阿尔米纳斯身上泼。一瞬间阿尔米纳斯的金发变成了黑色,临时穿的浅灰的外袍也被染的半黑半蓝。

柔顺的金发变黑之后并不难看,倒像是银河夜幕,在阳光下还泛着微光,眼中一滩深水还是在悲伤的歌唱,多了一丝忧郁。如果不是他的眼睛还是翠绿的话,玛格达真的会认为他是黑夜的精灵。

“抱歉”阿尔米纳斯把玛格达往自己怀里一推,收紧了怀抱。黑蓝的外袍和阿尔米纳斯高大的身躯遮住了玛格达的全部视线。他和她交换着彼此的呼吸,聆听着彼此的心跳,这可能是他们两人之间最近的距离。

“什么嘛,原来是两个小情侣在私会,男的还是黑发,你们眼神是多差才能认成阿尔米纳斯先生”

“估计他们是在接吻吧,真热情,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


听人群的脚步声走远了,阿尔米纳斯才放开玛格达

“抱歉玛格达小姐,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对你有不好的影响,我会负责的”

“没事,我还向您道歉。这个染料我只知道做衣服能用上,用在人身上我也是的一次尝试,不知道能不能洗到...”

“我回去蕾贝卡小姐的,你不必担心,也是因为染了头发,那群少女次才认出来我。您今天已经替我解围了两次,不必自责。对了您的面具可否能能借我一下”

玛格达没有拒绝请求

之后阿尔米纳斯亲自护送玛格达上了回家的马车。在车上玛格达忍不住胡思乱想“今天本来以为遇不到阿尔米纳斯先生的,但是巧合的遇到了两次而且都贴得那么近....我们这算是有缘吧?可是发带...还是能没送出去,为什么...感觉好难受...这发带,还是送给冈萨洛吧。”没有人知道今天玛格达躲在车厢里哭得很惨。



是夜,玛格达应邀来到乔卡瑟尔家的舞会。本来是打算把发带送给冈萨洛的,但是女爵有事就先把他叫走了。今天玛格达心情不太好,不是很想和琳娜小姐比美,于是就先到阳台散散心。

女爵也许是有重要的事情吧,把冈萨洛留了很长时间。玛格达在阳台上等的昏昏欲睡,一眨眼的功夫又双叒叕的撞到了人

“对不起”

“对不起”

“玛格达小姐今天我们已经是第三次撞到了”满头蝴蝶结的阿尔米纳斯在月光下向玛格达行礼,带着一丝滑稽,让玛格达想到了在书上看到过的章鱼大海怪。

“您想笑就笑吧,今晚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抱歉,哈哈,您这是怎么回事,您这是移动的凡瑟尔发带博物馆啊,好多款式市面上都见不到了”

“和你分别之后我去找蕾贝卡,蕾贝卡说她只会给衣服染色不会褪色,又让我去找泽维尔用魔法解除。今天找泽维尔附魔的女士格外的多,我一出现在那边就被人群给包围了。顺带一提我看到泽维尔头上也扎满了发带,像是意大利肉酱面一样。”

“泽维尔也是很帅气很受欢迎的男士呢,我也好想看看意大利肉酱面”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了起来,代表着凡瑟尔日过去了。玛格达踮起脚帮阿尔米纳斯拆除发带。阿尔米纳斯的头发摸起来是真的舒服,但是也容易被风吹乱。如果有一条发带能固定一下就好了。那条发带在他的头发上一定会很好看。

“对了,玛格达小姐,我记得您有一条发带?您现在是否戴在身上”

“在的,有什么问题吗”

“请问那条发带能送给我吗,现在风有点大,我想固定一下我的头发”

“可是刚刚拆下来的不是还有很多....”

“但是我只想要你那一条”说着阿尔米纳斯把手里的其他发带往楼下扔去,吟唱起风魔法。五颜六色的发带像彩色蝴蝶一样在风中舒展着自己的舞姿,它们将随着风飞遍凡瑟尔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落到他们该去的地方。

阿尔米纳斯蹲下来让玛格达给自己系上发带。玛格达的指尖在阿尔米纳斯的发丝中穿梭着,思绪纷飞。中州人所说的“结发同心,以梳为礼”大概指的就是如此吧。不对不对我才没有想成为阿尔米纳斯夫人!


冈萨洛来的时候阿尔米纳斯已经走了,带着玛格达给他扎的单马尾走的,果然只要人帅不管什么发型都驾驭得住。男士单马尾这股潮流估计明天早上就会传遍这个凡瑟尔吧。


“小麻雀小麻雀!我的发带呢!!今天我一条发带都没收到,这群女人什么眼光!不给我送发带就算了,还给我的阿伦缠了几条”

“那是他们不能欣赏你的美啊!”

“就是,还是小麻雀懂我!发带呢!”

“没了,被大风刮走了”玛格达装作无辜地叹了摊手

“怎么可以这样!”

“但是我给你准备了一条超帅的黑色小裙子!”

“还是我家小麻雀懂我!爱死你了小麻雀!”



有些人就像是正负极的磁铁,一旦靠近必将被吸引。若是能有缘相遇,那就愿他们结发同心,白首不离。网络姻缘一线牵,请你珍惜这份缘!


评论

热度(23)